自己这么做就是个错误啊早知道如此的话自己绝

作者: admin 分类: 顺发彩票网app娱乐 发布时间: 2019-01-29 15:43
此时刘协是忍不住心中慨叹,不过嘴上还是说道:“好。爱卿请!”
 
    “哈哈哈!陛下,请!!”
 
    面儿上的东西都得做全套的,要不谁面子上都不好过啊。所以哪怕曹操是再看不上刘协其人。在心里暗骂他如何如何,就知道给自己没事找事儿。但是表面上。对于大汉的皇帝,他身为臣子的,还是不得不去尊敬的。更何况许都城门口,还有这么多人在呢,所以自己还是给皇帝点儿面子为好。
 
    尽管有时候,自己也是不给皇帝面子的,但是这个时候。面子却是要给的。至于到了皇宫中,那么就不必像这时候一样了。反正到时候在看吧,看看刘协他到底是什么打算,自己走一步看一步就是了。反正自己是占据着主动,理都在自己这边儿,自己还能惧怕他?曹操这时候心里想到。确实是这样,别说优势都在他这儿,就算他没理。拳头大就是道理。
 
    凭借着兖州军,曹操就是道理,他刘协满打满算才几千人马?怎么可能去和曹操相抗衡呢。可惜之前刘协却是带着侥幸心理,结果这时候怎么样儿了。反正亏的都是他自己,不是曹操一方。而且还让曹操抓到把柄了,以致于他如今是不得不去逢迎曹操,想把自己一方的损失降到最低,不过这事儿真就是能成吗,谁知道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刘协这边儿刚和曹操说完,荀彧过来和曹操说道:“彧在此恭迎主公班师回许!”
 
    曹操大笑道:“哈哈哈!征河北期间,许都一切全靠文若了。文若辛苦,到时自有封赏!”
 
    荀彧是赶紧拜谢,“多谢主公!”
 
    “好了,如今我和仲康先去宫中赴宴,你带着众人先回去吧,我一会儿就回来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说着,荀彧便带着众人离开了,曹操是把他们都打发走了。至于刘协,有曹操在这儿,谁敢不听他的,至于皇帝,那就只能说对不起了,被众人给无视了。而曹操打发走了众人之后,他便和许褚,跟着刘协入了宫,前去赴宴。
 
   
 
    刘协还有曹操、许褚三人,进了宫中。刘协确实是早有准备,就等着曹操来,然后就上吃食,准备开宴。刘协和曹操两人都坐下后,刘协就命人上菜了。至于说许褚,他虽然是没把刘协放在眼里,但是不得不说,他确实是比较忠于职守,知道自己主公是让他做什么来了。别说自己主公没说什么,就是让自己坐下,这时候自己也不能坐下,所以他直接是站在了曹操的身后。
 
    至于刘协,他也算知道许褚的想法,所以也没多说。而曹操,他也明白,让许褚坐下,他也不可能坐下。说道吃东西的话,那什么不能吃啊,自己吃得肯定比刘协这要好一些,所以曹操也没说什么,就默认了许褚站在自己的身后。对他来说,其实有许褚在自己身边,自己可以说就是高枕无忧了。
 
    许褚就这么立在了曹操的身后,虽然刘协看着有些别扭,但是他却也知道,自己根本就管不到人家这儿。而且自己说话,对人家来说,根本就不好使。谁让自己不是他许仲康的主公,而人家是曹孟德,曹贼的属下啊,自己算个什么啊。
 
    刘协还算是有自知之明,知道人家看在曹操的面儿上,给自己施礼,自己还是皇帝。但是人家要是不给面子,自己就算是皇帝,又能如何。或者说自己还能把人家给怎么样,自己都得是看着曹孟德眼色去做事,所以自己能干涉到人家曹操的属下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当吃食都端上来之后,刘协则是对曹操笑道,“来,爱卿,朕敬你一杯,恭贺你在河北取得大胜!来,请!”
 
    曹操闻言也是一笑。然后把酒喝下去了,是一饮而尽。不管怎么说,这个面子肯定还是要给的。不过自己倒是要好好看看,他刘协这个小皇帝。今日要如何对自己说,如何来劝说自己。
 
    而此时已是酒过三巡,刘协也和曹操说了不少没什么营养的话。虽然曹操不怎么喜欢听,但是毕竟是在皇帝面前,自己还是得忍受点儿,至少得在面儿说得过去不是。
 
    而就在此时,刘协则说道:“爱卿啊。不知你可知之前许都之事?”
 
    刘协他当然是明白,曹操他不可能不知道这事儿,但是自己得怎么起头提起这谁日,其实也只能是这么说了。
 
    曹操是装傻一笑。“哈哈!陛下所说之事,不知是何事啊?”
 
    刘协一听,是心中暗骂啊,你个曹贼,分明就是明知故问。你还能不知道这个?你之前的那些表情表现,就已经把你给出卖了!还有许都的荀文若,他可能不告诉你这事儿吗,你就继续装吧,看你还能装到何时。
 
   
 
    曹操这时候对这事儿上是装傻。刘协也不能说实话,说你曹孟德就是装作不知,这话肯定是不能说啊,就只能是在心里腹诽一下吧,最多是这样儿了。
 
    所以他此时则再次说道,“唉,爱卿,其实此事是这样的……”
 
    说着,刘协便把之前许都所发生的事儿对曹操给讲了一遍。当然了,他是不可能去说,这事儿是他刘协指使的,哪怕是谁都知道,但是这话却也不会从他口中说出来。而曹操当然也不会去说和刘协有关什么的,反正有些东西,大家都明白就行,要真都说出来了,说实话,那就没有意思了。
 
    而曹操听了刘协所说之后,他是在心里暗笑。心说听着小皇帝的言辞,看着他的表情,要真是不知道真相的人,还真不会联想到他的头上来啊。可惜自己是早就知道了,所以不会是那种不明真相的人。其实不说是自己把,在许都的,满朝文武,有几个不知道的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听了陛下所说,臣这才知道,原来许都居然是出了这么大的事儿。陛下还请放心,此事臣毕竟对罪魁祸首严惩不贷,以儆效尤!!”
 
    刘协一听,心里暗骂,好你个曹贼,这是指桑骂槐啊。什么严惩罪魁祸首,你还不知道是自己的主意吗,那意思是要严惩朕了,以儆效尤?不过对此,说实话,刘协他是一点儿脾气都没有,谁让这事儿本来就是自己理亏呢。史书那都是由胜利者去书写的,自古都是成王败寇,自己输了,而他曹贼却是赢了啊!
 
    刘协是赶紧咳嗽了两声,“咳咳,爱卿,此事朕却也有些其他看法!”
 
    曹操闻言,眼前一亮,“不知陛下想说的是?”
 
    “爱卿,许都之事,朕亦是深表遗憾。不过荀文若却是已经抓了不少人,并且是已经严惩了罪魁祸首,所以今爱卿河北大胜,班师回朝,此乃是大喜事,所以就不宜再在许都动刀兵了吧!”
 
    曹操听了刘协的话后,他是心里暗笑啊,心说这事儿是因为和你刘协有关,所以你这个小皇帝是来游说自己,不让自己再去计较,不过自己要不来了杀鸡儆猴的话,你们这些人倒是不知道,马王爷有几只眼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听了刘协的话后,看样曹操是能想了有十秒钟,然后他这才说道:“陛下,按说陛下都如此说了,臣自然是无不应允。但是此事……这么说吧,陛下,如果臣不严惩个别人的话,那么臣兖州军的将士,可就是白白战死了!为了能让他们瞑目,臣也绝对不会让罪魁祸首逍遥!”
 
    刘协一听,心说你个曹贼果然是要斩尽杀绝,虽然不知道你还要杀多少人,但是肯定是不会太少啊。杀鸡儆猴,可这个鸡到底会是哪几个呢?但是不管是谁,最后死得都是自己的人啊,可不是你曹孟德的属下。自己一次行动,就要死怎么多人,而且自己还没有办法,以后还能有多少人给自己卖命啊。
 
    想到这儿,刘协是又咳嗽了几声,这个时候他是汗都下来了,“咳咳……”
 
    曹操一看,连忙说道:“陛下龙体有恙乎?”
 
    刘协闻言心说,还不都是让你个曹贼给整的!不过他是什么都不敢说,也只能是说道,“无妨,朕还好。不过爱卿倒是身为大汉柱国,当是要好好爱惜身体才是啊,要不可绝非我大汉之福啊!”
 
   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,但是刘协心里想着,你曹贼要是今日就死了才好,你死了,北方乱了,朕自己也就能稍微安心些了。只是可惜啊,“好人不长命,祸害遗千年”,唉!
 
 
第七六七章 曹操聚众说前事
 
    要说这时候曹操心里,那可就和明镜似的,在听了刘协的话后,他心说,你小皇帝嘴上虽说是要让我注意身体,实则心里还不一定是怎么咒我早死呢。呵呵,不过我曹孟德除了头风病之外,身体倒还是好得很啊,哈哈哈!如此,恐怕是要让你失望了啊。
 
    想到这儿,曹操说道:“多谢陛下挂怀,臣身体一向不错,劳陛下担忧了,此真是臣之过也!”
 
    刘协心里也是清楚,曹操这是明摆着气自己呢。他难道就不明白,自己虽然嘴上是那么说,实则心里可不那么想吗。但是他如此说,那就是为了让自己生气。不过刘协毕竟当了皇帝这么多年了,城府确实不浅,所以他闻言则是笑道:“啊,好,好啊。如此就好,如此就好,爱卿身体康健,乃是我大汉之福啊!”
 
    心里是不知道给曹操骂成什么样儿了,就听刘协是继续说道,“如此,朕便放心了。不过之前朕所说,不知爱卿能否……”
 
    刘协还是抓住机会问了曹操一句,看看他能不能改变tài度,结果曹操依旧是态度强硬,“陛下对这些人是心慈手软,可却不知道这些人的可恶啊!所以陛下不必多言,臣定要对那些人严惩不贷!”
 
    刘协一听,心说完,今日请你个曹贼来赴宴,自己这么做就是个错误啊。早知道如此的话,自己绝对不会请你来。这不是自取其辱吗,唉,真是的,早知如此,自己就不叫你来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刘协在那儿有些后悔,就说曹操明确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后,他是继续吃着东西,也不和刘协说什么。不过却在心里想到,呵呵。小皇帝,你今日的如意算盘还是落空了吧。和我斗,你确实还是太嫩了啊。
 
    最后刘协请曹操的这顿宴,可以说是以失败收场。人家曹操和许褚离开了,结果刘协的事儿根本就没办成,而且还知道了曹操坚定的态度。说实话,他也知道自己是失败了。但是“小胳膊拧不过大腿”啊,更何况,其实自己和他曹贼相比,自己连小胳膊都不如啊。这些刘协还是明白的,人家兖州军近二十万,自己有什么。只有那么个名儿罢了。
 
    而比起刘协来,可以说曹操这顿宴他吃得确实是心情不错。至少他以自己坚定的态度告诉了刘协,那意思就是,你小子要是再敢干这样儿的事儿,那么以后就是后果自负。他知道,以刘协其人的聪明来说,是不可能不明白自己的意思的。
 
    说实话。自己确实是从来没有惧怕过他刘协什么。但是对于麻烦的事儿,当然还是越少越好,这个是肯定的。关键是最为重要的一点是什么呢,就是自己不可能一直都会在许都坐镇,这个根本就不可能。但是在自己带兵出征的时候,万一谁要是来攻许都,要再赶上小皇帝在城内造反,那么许都还真就是要危险了。
 
    所以自己是必须是要让小皇帝害怕自己。让他看到和自己的差距,相差悬殊的实力,已经不是天壤之别所能形容的了。自己在天下,那也是数一数二的强势诸侯,尤其是袁本初病逝之后,而如今能和自己相提并论的,就只有马孟起。至于其他那几个。刘玄德也好,还是孙伯符也罢,和自己的差距不能说不大,至于公孙度。根本就不足为虑,不用考虑什么。
 
    而他刘协有什么,是要兵没兵,要将没将得,其实就只有那么个名,毕竟是大汉名义的皇帝。但是除了皇帝帝号之外,还有什么,确实是没什么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曹操和许褚出了皇宫之后,就回了自己的司空府。他知道,荀彧肯定是早已把自己之前的话去落实了,所以自己回司空府后,只要一句话,自己属下,只要在许都的,肯定是一个都不会少,都会马上就来自己的司空府。
 
    曹操和许褚回到了司空府后,果然,第一个就看到了荀彧,而且荀攸还有程昱两人也都在。
 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