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后观战的马超听得是清清楚楚他听马岱这么一

作者: admin 分类: 顺发彩票网app娱乐 发布时间: 2019-01-29 15:33
太史慈觉得他这次也真是难得当一回守城的主将,而面对着凉州军如此激烈地进攻,他也是忙得不行了。除了之前给了马岱一个神秘莫测的笑容之外,其他的,他倒是没有去做,只能是依旧在城头忙于守城。
 
    至于说这时候的马岱,自然是再次登上了云梯,而之前对于太史慈对他的那么个表情,他心里可记得是清清楚楚。所以要攻不下这个襄阳城,那么还真就让其人给看扁了不是,而且丢人的还不只是啊。
 
    其实丢人了,那还真就没,但关键是主公还有凉州军不能一起跟着丢人,所以哪怕今日是第一次试探进攻,但是依旧得尽全力,要不让那个太史慈给看扁了――
 
    不过尽管马岱是算是努力了,但是在城头的太史慈严密防守的情况下,他带着凉州军士卒攻城,给对方根本就没有造成太大的威胁。不要看己方的人不少,而对方,刘备军的人马不过才三千人,要是算上投降的之前的襄阳荆州军士卒,那还能多点。但是他们毕竟刚投奔刘备,不是嫡系,所以太史慈根本就不他们,也不敢轻易就去用他们。
 
    所以虽然刘备军的三千人马,相对十万凉州军来说,确实是少,不过人数上没优势,但却不代表就守不住城池。至少攻了这么久了,凉州军依旧是没有建树。让太史慈把襄阳守御得就像是铁桶一样,根本让人感觉就是攻不下来。
 
    就在马岱再一次准备大喊一声,振奋己方士卒士气的时候,他却听到了己方鸣金的声音。
 
    “叮叮叮叮……叮叮叮叮……”
 
    马岱只能是无奈地大喝了一声,“全军撤退!”
 
    他也明白,这是主公看着己方没优势,而且也确实是试探地差不多了,所以就让士卒鸣金收兵了。每当这个时候,其实再战下去,都是没有没大用的。明日。或者之后再说其他的吧,今日也就能这么样了,要不还是那话,还能如何?――
 
    太史慈在城头对着己方的士卒大喊道,“给我喊。欢迎凉州军明日再来!喊上!!”
 
    已经撤退了的凉州军士卒就听城头上的刘备军士卒此时大喊道,“欢迎明日凉州军再来!欢迎明日凉州军再来!”
 
    马岱听了之后。可是把他气坏了。如今已经不是太史慈挑衅来。这根本就是他也挑战己方所有人啊。这也太不把己方凉州军放在眼里了吧,征战天下这么多年,确实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,以前也没碰到过太史慈这样儿的人啊。这人,实在是太可恶了。
 
    马岱不是不会骂人,但是这个时候。他说能相处来的词语,就是可恶这一个。可见他都被太史慈给气成样儿了,确实是生气非常,“气不打一处来”――
 
    太史慈看着已经撤退回己方大营的凉州军士卒。他嘴角是露出了一抹笑容来。他就是故意气马岱和凉州军士卒的。在他看来,要是一个控制不住的将领,那么还不配成为的对手。要说十几年的军旅生涯,太史慈确实已经成长为了一方大将,至少他绝对不是情绪化得将领,平时基本都是喜怒不形于色,而你根本就不,他内心到底是想法。
 
    太史慈也认为,作为大将,尤其是领兵作战的将领,绝对是不能让情绪太过影响,要不那就容易遇到很多麻烦了。而自认为这些年已经是改变了很多了,如今做得还算是好。可就是不,那个叫马岱马伯瞻的,是不是和一样呢。不过看如今这情况,他好像和不一样,至少自认为是比他要强些的。
 
    看到马岱是带着凉州军士卒撤退回了己方大营,太史慈也嘱咐了城头的士卒几句话后,他也下去了。自然还是要好好休息,然后是要经常上城头上来。虽然他不认为马超今日还能再次来攻襄阳,但是说也是有备无患不是,所以他也是不得不防。并且被主公所留下,作为襄阳城的主将,不多操心,谁去操心。谁也指望不上,其实就只能是靠。
 
    而城头的刘备军士卒,却是倍受鼓舞,因为他们是受到了将军的鼓励。并且今日撤退的是谁啊,那可是天下最为强悍的凉州军,所以凉州军都已被己方给打退了一次,那么有第一次,就有第二次,所以己方还怕个啊。他凉州军虽然是在天下以战力强悍闻名,但是在襄阳城,他们不还是乖乖撤退了吗,而这第一日,己方是暂时守住了城池。
 
    所以他们凉州军虽然厉害,但是却也绝对不是不可战胜的,今日就是例子。而且将军都说了,不要害怕他们,他们和这些人都是一样的。还不都是,两只眼睛,一张嘴,一个鼻子,两个耳朵吗,还有稀奇古怪的了――
 
    在马超的中军大帐内,虽然几日己方没有占到优势,但是马超是依旧表扬了马岱一番,当然也少不了表扬了己方凉州军的士卒。是,没有占到优势,但是马超看得出来,己方士卒是努力了。并且襄阳城的刘备军士卒。是占尽了优势,并且还有太史慈如此强悍的将领守御襄阳城,所以己方第一次试探进攻能如此,其实还真就算是不了。
 
    马超不是一个不知足的人,相反,在很多时候,他其实是一个知足的人,就比如说这个时候。至于说表扬的话,了解他的人都,他是从来没有吝啬过的。不只是这些。其他的,赏赐的,马超也是从来都没有吝啬过。
 
    在马超的想法中,你是想要钱财物资那些身外之物,还是说要士卒将士的归心。团结一心,士气高涨。你要前者的话。那么就别想要后者。反之。你要后者,就被想要前者了。当然了,这个就是他的一个想法罢了,一个看法,因为在马超的眼里,还是那话。有时候你想要,可能就要舍弃一些,如此而已,没更多说的――
 
    结果马超夸马岱的几句话。还给他整得不太好意思。毕竟在马岱的眼里,今日是根本就没出一点儿彩,反而是让己方是伤亡了不少士卒。不过主公依旧是夸奖了,他确实是有些不太好意思。尤其是想到了太史慈的挑衅,他是火往上撞,要不是如今在主公的中军大帐,他估计一下都可能爆发了。
 
    不过这也让马岱是暗下决心,必须要尽快拿下襄阳城才行,要不对不起主公。主公不是因为是,就夸了几句,还是因为今日也算是努力了,而主公是看在眼里,所以才会如此。对此马岱其实都明白,就等着明日是依旧带兵进攻襄阳――
 
    新的一日来临,马超依旧是让马岱带兵进攻襄阳。不过这次可不是试探了,而是直接尽全力去攻城,太史慈自然也是,所以他是更加重视凉州军的进攻,而更是一点儿都不敢怠慢了。毕竟不对待也不行啊,人家都这么激烈的进攻,也得是全力防御才行,要不丢了襄阳,其他的都没,但是却有负主公之托啊。
 
    而马超他也确实是没指望着两日就能拿下这个襄阳城,毕竟襄阳绝非是一般的城池,所以除非是有内应,也许能在两三日拿下城池。不过其实从如今的情况来看,就算是有内应,在太史慈这儿,也是别想轻易就拿下襄阳。这些马超还是的,要是那么容易就拿下襄阳了,那么太史子义也就不是太史子义了。
 
    太史慈算是年纪不是很大的时候就成名了,不过虽然世人皆知其人武艺高超,但是马超比一般人是更加清楚,其人可绝非是武艺高超那么简单。所以从马超这儿来说,他可不敢轻视其人,而且也确实是不能轻视其人。
 
    而马超不是没有信心,但是在他看来,马岱却是不如人家太史慈的,很多方面,很少有能超过人家的。不过即便如此,马超也没有更换其他将领去攻城,他还依旧是让马岱去了。因为虽然他确实认为马岱是不如人家太史慈,但是他却己方的士卒,一定能攻破襄阳。毕竟太史慈也不是出了名儿的防御大将,所以还就不信了,久攻之下,襄阳还能守住?――
 
    太史慈望着城下登着云梯的马岱,他是哈哈笑道马岱,马伯瞻,你放马!”
 
    这都是他故意的,为了能守御住襄阳城,可以说太史慈不会在乎其他的,只要是对防御有好处的都可以去实施。
 
    马岱一听,他对着城头便大喊道太史子义,休要猖狂,看某来会你一会!”
 
    两人的声音可是不小,在后观战的马超听得是清清楚楚。他听马岱这么一喊,他就是一皱眉,心说伯瞻啊,你这是中了人家算计了。太史慈就想让你如此,你还真是往人家的套里钻啊。
 
    而城头却不用太史慈多说,上面的刘备军士卒,那零碎的,全都往马岱身上招呼了。马岱心说,去他娘的,好险啊,襄阳城之前那个守将实在是太废物了,这些全都便宜刘备军了啊,然后他们是直接给己方的士卒用了,他娘的真是的。
 
    要是文聘了马岱如此腹诽他的话,他肯定会觉得冤枉。毕竟当初的情况,谁魏延能投敌了啊。别说是了,就算是别人,估计遇到魏延那个情况,襄阳城也守不住啊。(未完待续。。。)
 
 
第七六四章 刘备军受阻江陵
 
    襄阳这边,凉州军和刘备军是激烈地金行着攻城战,不过对此,刘备可是一点儿都不知道,而他如今是正在江陵,在江陵大战着,当然也是进行着攻城战。不过他这边还不如马超那儿呢,毕竟他刘备军士卒的战力,可是绝对不能和人家凉州军士卒相提并论的。至于说荆州军士卒战力和他刘备军士卒战力差不多,但是他刘备军却不是凉州军,所以……
 
    哪怕刘备这边儿和马超那儿是一样,都是攻城受阻了,但是却也和马超那边又不太一样,至少他这儿肯定是比马超那儿更困难得多。
 
   
 
    攻城的时候,刘备这边是周仓带兵上的,而人家江陵城,蔡瑁是直接就出现在了城头,而陈就还有邓龙,两人也都在,所以他们是一起在城头上带兵防御,哪怕周仓本事不错,但是却依旧是铩羽而归。
 
    别看蔡瑁是指挥水军不错,而对守城,他也不是擅长。但还是那话,蔡瑁虽然不是刘表,但是在荆州绝对是说话好使的人,所以他就算是什么都不干,只要在城头那么一战,那么守城的荆州军士卒,士气就绝对不会低,就是这么回事儿。
 
    在刘备的中军大帐之内,刘备面对着众人,他说道:“各位,如今我军是受阻在了江陵,不知各位对此可有何想法?”
 
    众人没什么想法,毕竟面对着如此坚固的城池,如今没有什么计策,那就只能是去强攻。但是看着这两日己方攻城,说实话。确实是没什么优势,全是劣势,而优势都让人家给占去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徐庶则第一个开口说道。他不是说攻城的事儿,而是说了另一件事儿。“主公,那城头上没有文聘文仲业,想来其人已经是被蔡瑁所软禁,如此我们的计划是成功了!”
 
    刘备闻言点了点头,他当然也是主意到了这个,但是不得不说,徐庶所说的这个。好像和能不能破江陵没什么关系。
 
    所以刘备是直接向徐庶问道,“不知元直之言,与破江陵是否有何关联?”
 
    徐庶一听,他是苦笑了一声。“回主公,没有。不过不知主公发现没有,那就是之前孔明让主公交好的一个人,也就是江陵城城门守将黄忠黄汉升,其人却是没在城头。参与江陵的防御!”
 
    别说,听到这个,刘备是眼前一亮。对啊,这事儿自己倒是没想起来,如今徐庶这么一说。自己算是记起来了。黄忠黄汉升其人,却是没有在城头参与防守,这个就不得不说明问题。
 
   
 
    黄忠是何许人也,刘备还能不知道吗。他可在江陵待了有一段时日了,所以还是知道黄忠其人的。虽然具体的,刘备也不知道黄忠到底有多大本事,但是他却知道,其人的本事不小。不过就是年纪大了一些,但是当年战国时期的廉颇,不知道比黄忠年纪大了多少,人家还能征战沙场,所以如今黄忠其人的年纪也不过才五十多岁,所以上战场肯定是没有问题啊。
 
    之后,自己帐下有了徐元直还有诸葛孔明加入,诸葛亮就劝说自己,让自己交好黄忠其人,而自己确实也这么做了,只是可惜啊,人家根本就不领情,其人算是油盐不进,根本对自己就是不屑一顾,就是如此。但是越是这样,自己就越是觉得,其人绝对是个大将,自己不会看错,只是可惜啊,明珠暗投,却是不能为自己所用。
 
    而其人身为江陵守御城门的这么一个将官,但是却没有出现在城头参与防御,这个就不得不说明问题。至少蔡瑁肯定是看不上其人就是了。也许不知道其人的本事,也许还有其他的原因。但是不管是什么原因,那肯定就是和蔡瑁有关。
 
    这些就是刘备的想法,所以他一听徐庶的话,他眼前就是一亮,随即他便问道,“莫非元直有何想法,能让其为我所用?”
 
    徐庶一听,连忙是摇头苦笑,心说主公啊,可不是所有人都和魏延一样,至少那个黄忠黄汉升其人,就绝对和魏延魏文长不一样,根本就不一样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此时苦笑的还不是就徐庶一人,魏延此时也是在心里苦笑啊。别人可能不太了解黄忠其人,自己还不了解吗。虽然自己和其人关系不是说那么特别特别好,但是却绝对有些交情。因为在荆州军中,自己就佩服他黄汉升的武艺,其他人都是泛泛,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。哪怕是那个文聘,也不过就是个二流上等的武艺罢了,而自己那可是一流下等的武艺。
 
    至于说黄忠,人家那却是一流上等的武艺,哪怕如今是年纪大了,但却依旧是一流上等的武艺,只是体力什么的和比他年纪小的人比较起来,肯定是要吃亏的。而且因为年纪的原因,他的刀法确实肯定是不如他壮年时候了,这却是一定的。
 
    而自己算是和他相熟,所以对其人的一些脾气秉性,确实还是了解些的。至少其人和自己可是不一样多了,自己能为了择木而栖,而选择背叛荆州军,去投靠了皇叔刘玄德。但是他黄汉升,却绝对做不出来这样儿的事儿。反正在自己看来,自己主公却是没有办法能让其人投靠于他,也许这个元直先生可以?也不一定,毕竟是事在人为吧。谁又能很确定一件事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,只见徐庶是摇了摇头,“主公。其人恐怕不是我军能说服得了的!”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