召集所有人来州牧府商议大事因为他也知道

作者: admin 分类: 顺发彩票网app手机端 发布时间: 2019-01-29 15:18
 
    看着几人对自己是千恩万谢。蔡瑁是摆了摆手,然后几个士卒便告退了。至于蔡瑁,他是从头到尾也没有怀疑过这几个士卒什么。不是蔡瑁不小心,而是他真没有往那方面去想。对他来说,刘备能算计到自己这边儿吗,反正他是从来没有想过这儿事儿。因为在他看来,刘备还能算计到江陵的自己,这。怎么可能?
 
    蔡瑁当然不会知道,人家不只是算计他了,还包括文聘,也是一起的。或者其实应该说,文聘才是刘备一方的主要目的啊。但是蔡瑁却是什么都不知道,此时的他还在想着文聘投敌的事儿呢。在他看来,就算文聘如今还没投敌,但是怎说也是被刘备收买得差不多了吧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可惜蔡瑁还不知道,他正一步步走入徐庶所设置好的陷阱当中而不自知。
 
    要说这事儿。就是在襄阳,徐庶和刘备他们说得自己想得那个主意。其实他想得不算复杂,就是从荆州军的俘虏中。选择几个家眷在襄阳的。然后让他们去实施自己的计划。其实就是让他们说今日对蔡瑁说得这些,至于他们不说,那不可能,因为他们的家人已经被刘备军士卒给看管起来了。所以他们要想让家人都能平安无事,就只能是乖乖去做。
 
    而以蔡瑁那个脑袋,根本就没看穿这是个计。要是蒯良或者蒯越在这儿的话。他们两人也许能知道,可是蔡瑁,说实话,确实还是差远了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放走了几个荆州军士卒,刘备便听了徐庶的话。又特意放走了文聘。因为对刘备来说,与其这么去软禁文聘。还真就不如好好利用他一下。最后要是真成了,那么也许不只是文聘能归附自己,江陵也许还能被自己所夺取,这个也不一定啊。
 
    当然,最后如何,这个还是要看最后的结果,而刘备虽然有些着急,但是他确实没有显露出什么来。
 
    在文聘已经离开襄阳城的一日之后,刘备这才下令全军出发,奔向了江陵。刘备知道,也这才是要苦战才行,毕竟江陵那可是天下坚城,绝对不是一般般就能攻破的。哪怕有内应,也绝非是一下就能破得了城池的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文聘从襄阳城离开后,他确实是归心似箭,所以是一路上马不停蹄地就来到了江陵城外。
 
    结果还没等他进城,江陵城的荆州军士卒便把他给包围了,文聘一看,这欢迎也没有如此欢迎的吧。
 
    他对包围了他的士卒说道,“我乃文聘文仲业,你们这是要如何?”
 
    一个头目模样的士卒说道:“文将军,我们知道是文将军,不过此事乃是蔡将军亲自下令,所以将军也不要让我等为难啊!”
 
    文聘一听,他就明白了,感情蔡瑁是要对付自己啊。至于说为什么如此,还不就是因为自己被敌军所生擒,然后软禁,最后却安然无恙回来了,所以蔡瑁也是不得不怀疑。不过蔡瑁他是怎么知道自己要回来,莫非他会算这个?怎么可能?不过不管是什么情况,如今自己先把这个麻烦给解决了才行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看了眼围着他的士卒,文聘轻叹了口气,随即便地众人说道:“各位,不必动手,我和你们走一趟,去见蔡将军,如何?”
 
    士卒一看,文聘果然是识时务,所以他们也正好是不准备和文聘动手。不管怎么说,他们可都知道,文聘的本事,那绝对不是这些士卒就能生擒活捉的人。而如今他主动和自己等人离开,那还不是因为所有人都是荆州军的人,所以他才如此。
 
    不过如此最好,士卒可是真不想和文聘动手。不管怎么说,至少在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之前,可以说至少如今和文聘还都是自己人,同属荆州军。至于文聘,他确实也是如此想法,毕竟自己也是荆州军的,所以虽然这些人对他无礼,但是自己也不怪罪他们,要不他们确实是要倒大霉了。
 
    文聘此时心说,如今这事儿,反正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”,自己见到蔡瑁之后,就知道今日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。不过如今来看,自己和蔡瑁都可能是让人给算计了。而如今在荆州,能有这个本事,并且还有这个动机的,那就只有徐庶徐元直了,所以这应该就是刘备的后手,对付自己和蔡瑁的手段啊。
------------
 
第七五六章 战长江甘宁败退
 
    此时的文聘,虽然是没有被荆州军士卒所制,但是他的战马却是让人家给牵走了,而且兵器也被人给收缴了,结果就只剩下他自己了。想来要不是因为自己是荆州军中一个有名有姓的将领的话,估计今日都得被己方士卒给五花大绑,然后再押着去见蔡瑁啊。文聘对此也是哭笑不得的,他不知道自己应该说点儿什么,如今也只能是这么去见蔡瑁了。
 
    文聘被士卒押着去见蔡瑁,其实士卒没什么其他动作,只是堵死了文聘要逃走的路。当然了,他们虽然也是不认为文聘会逃走,但是却也不得不防啊。看在他也是荆州军将领的面儿上,自己等人可以不对他动手,但是该防的却是不得不防。要不其人真要是跑了的话,那么让自己等人如何对蔡瑁将军交待?蔡瑁其人谁不知道啊,根本就是冷血无情的那么一个人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在州牧府,文聘是见到了蔡瑁,而对文聘回江陵的消息,其实蔡瑁是早就知道了,因为早有士卒来给他禀报,说是文聘回来了。而蔡瑁一听,心说,文聘回来了?莫非是刘玄德让其人来赚我的?然后好破了江陵?只是如此的话,未免也太小看了我蔡瑁吧,难道我就那么容易就能中计不成?
 
    要说蔡瑁绝对是属于那种自我感觉良好的一类人,毕竟他虽然是也去过荆州之外的地方,但是说实话,他很少出去,所以在荆州怎么些年,确实是有些让他是坐井观天了。毕竟荆州虽然也有人才,但是蔡瑁他说接触的。最厉害的人物也不过就是蒯氏弟兄,但是蒯氏弟兄在荆州还算有些名声,但是拿去天下来说。还真不是什么特别厉害的人物。
 
    蔡瑁看到士卒把文聘带上来之后,他便对士卒一摆手。然后士卒便告退。
 
    士卒离开后,蔡瑁则对文聘说道:“听闻仲业被刘备军所擒,不知今日是如何回来的?”
 
    文聘也不傻,所以他自然明白蔡瑁的意思,此时他则说道:“乃是刘玄德其人放在下回来的!”
 
    蔡瑁闻言是冷笑了一声,“仲业,那刘玄德因何放你回来。莫非是要来赚我不成?”
 
    文聘一听蔡瑁的话,他心说不好,看来刘玄德其人果然是没安好心啊,他让自己回来。就是为了引起蔡瑁的猜忌。可惜当时自己光顾着早点儿回江陵了,却是没有想到这些啊,唉,自己真是大意了啊。就知道刘玄德其人没有那么好心,结果自己还是中招了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文聘其实对之前的事儿。他倒不是后悔,只是在他看来,自己却是不该大意了。
 
    本来自己不会那么大意,但却还是被刘备其人所麻痹了,这是自己所不应该的。要不平时的话。自己不会如此,只是那个时候,却是没有多想。就是以为刘玄德其人堆自己没什么办法了,所以才如此,但是如今来看,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啊。他就是想利用自己,而此时好好看看,他的目的应该是达到了。
 
    文聘就只和蔡瑁解释了一句,“将军,此乃刘玄德之计也,还请将军不要中了其人的奸计才是!”
 
    听了文聘的话后,蔡瑁确实是犹豫了一下,因为文聘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,但是……
 
    这时候蔡瑁是突然想到,不,不对,这分明就是文聘要诈我,所以才如此说。他说是刘玄德之计,然后自己就相信了。最后刘玄德带大军来江陵,然后他文聘是和敌军来了里应外合,打开江陵城门,然后己方的江陵可就要丢了。
 
    要说平时蔡瑁的脑袋可转不了这么快,但是这个时候,那却是转得相当快了。只是可惜啊,他所想的却还是不对,所以他这样儿的不中计,谁中计啊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蔡瑁还是冷笑了两声,“呵呵!好,文聘,文仲业,你是好样儿的!亏得刘景升对你不错,算是颇为信赖,但是却不曾想到,你如今却是投了敌军了!!”
 
    文聘一听,心说人家计就是为你蔡瑁出的,看你如今中计就知道了,果然,不只是自己中招了,你蔡瑁也是一样中计了。自己本以为自己还能为守御江陵尽一份力呢,但是如今来看,呵呵,自己能落个好下场就算是不错了。
 
    他其实也知道,蔡瑁的为人,他要是能那么轻易就相信自己的话,他也就不是那个蔡瑁了。只是,自己知道,而人家刘玄德一方却也都知道这个,所以肯定是都算好了。可惜啊,看来自己从襄阳城出来后,就已经是注定要如此了吧!可笑自己想得还不错,结果居然是这样儿。
 
    不过最后文聘还是抱着一丝侥幸,对蔡瑁说道:“无论将军相信与否,在下都没有投靠刘玄德,天地可鉴!”
 
    如今文聘是越说什么,蔡瑁就是越怀疑。他确实是有这么个感觉,那就是文聘的一切解释,那都是掩饰。他早已投靠了刘玄德了,所以如今他所作所为,都是为了赚自己,所以自己是绝对不能上当,这么浅显的计策,还能算计了自己吗,哈哈哈!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“文仲业,这话你自己相信吗?想来你自己也是不相信的吧,虽然你们的计策不错,但是想要欺骗于我,却还是差了火候!”
 
    文聘心里是暗骂啊,心说你蔡瑁就是个棒槌,该怀疑的不去怀疑。这你倒是怀疑上了。自己怎么就和你是同僚,荆州要是在你手里的话,估计没多久就要丢了。可惜啊。如今刘琮继位,就和你蔡瑁做主没什么区别。
 
    而如今荆州之敌。不只是他刘玄德,他不过就是其中之意罢了。无论是江东的孙伯符、还是南阳的马孟起凉州军或是曹孟德兖州军,他们肯定是不会不来的,所以……
 
    看文聘是不言语了,蔡瑁一笑,“怎么样,文仲业。你终于是无话可说了吧。为了让你死心,我且问你,在襄阳被刘玄德擒住的那几日,你是否日日与其人还有其属下饮宴?”
 
    文聘一听。心说这事儿蔡瑁也知道?如此,他是更加确定这是刘备他们之计了。不过对此文聘也不屑撒谎,对他来说,蔡瑁要是相信自己,那么自己做什么。他都不会问的。但要是真不相信,那么自己就算是没投敌,那也是投敌了。
 
    “不错,不知将军之意是?是否想说在下是早已投敌了?”
 
    “哼!文仲业,不要以为你实话实说。我就会相信于你。就算你不承认如此,我也知道,你确实是做了,所以此事却是瞒不住我的!至于你投敌与否,你自己心里最为清楚,还有我多说吗?”
 
    文聘一听,没再多言 ,只是不住地冷笑,而蔡瑁听文聘冷笑,他就觉得这是文聘在讽刺他。
 
    所以他是不耐烦地说道:“来人,把这人给我拉下去,看押起来!”
 
    说着,便有荆州军士卒过来,然后就把文聘给押下去了。说实话,这个还是让文聘有些意外的,本以为蔡瑁觉得自己是投敌了,那么很大可能,他是要杀自己。不过自己有把握全身而退,以伤换命。但是蔡瑁却没有那么做,只是让士卒把自己给关起来,这个……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文聘被士卒给押下去了,其实蔡瑁之前确实是直接就想杀了文聘,但是他最后觉得,还是一个活着的文聘比死了的更好。说不定什么时候,这个活着的文聘,就能帮自己的大忙,这个也不一定。但是其人要是一死,那么可真就是什么都帮不了自己了。
 
    还有,蔡瑁也确实觉得,这事儿有哪地方不太对的。但是他还是一点儿都没有想到,毕竟在他看来,文聘就是已经被刘备所收买了。之前的种种都表明如此,所以无论他文聘说什么,自己都不会去相信的。
 
    而对其人,那还是先关押起来再说,也许他真能起到什么作用也不一定啊。
 
    在蔡瑁的想法中,就是如此,对他来说,杀不杀一个文聘,那根本就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事儿。要是自己真能生擒了刘备其人,或者直接杀了刘备,那才是大事。而且看如今这个形势,他也知道,刘备是正带兵往自己江陵城这儿来,没多久,己方的荆州军便能和刘备军对垒了。
 
    蔡瑁倒不是那么怕刘备来,他就怕刘备不来。因为在他的想法中,荆州军士卒二十万,还能怕了他刘玄德的几万人马不成?就是己方这二十万士卒,每个人吐口唾沫,都能把刘备给淹死,所以自己还能怕他刘玄德什么。应该是他刘玄德怕自己的,自己还能怕他?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文聘被带了下去之后,蔡瑁是直接下令,召集所有人来州牧府商议大事,因为他也知道,刘备这是要来了。那么在他还没来之前,自己当然是要好好和众人商议一下对策,毕竟除了是和刘备军攻防战之外,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,最好是能破了他刘备大军的。
 
    没一会儿,众人便都到了,他们都知道,蔡瑁这是有重要的事儿要找他们,所以没有一个不敢来的。要说之前自己主公刘表还活着的时候,也有几个人,不是那么太买蔡瑁的账。但是如今刘表身死多时,蔡瑁在荆州,尤其是南郡的江陵城,可以说绝对是一手遮天。所以没人敢不给他面子,要不有些人就是前车之鉴啊,所以哪怕都不算是他一方的人。但是面子还是要给他的。
 
    众人都到齐之后,蔡瑁是仔细问了问众人。都有没有破敌良策,结果众人是都摇头。蔡瑁算是明白了,都没有什么好主意,自己就算是白召集他们了。这时候蔡瑁心里也想了不少,心说人家不管是马孟起凉州军一方,还是说曹公的兖州军一方,甚至是孙伯符江东军。人家帐下都有不少的人才,但是己方的荆州军呢,是真没多少人才啊。
 
    可如今的蔡瑁,也只能是羡慕嫉妒人家。却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啊。他是有多么希望己方这儿能有个人出个好主意,哪怕是没有太多破敌的把握,但是三四成也行啊。不过最后却还是让自己失望了,根本就没有人说出了什么,别说是话了。就算是屁都没有一个。
 
    蔡瑁此时此刻,他确实是失望透顶,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。他倒是知道,肯定是己方的人真没什么主意,要不绝对不会如此。所以自己也别强求什么了。
 
    最后蔡瑁看着一群干瞪眼的众人,无奈地说了句,“既然大家都没什么好主意,那么便都散了吧。到时刘玄德带兵来攻城,还望大家能同心协力,共破敌军!”
 
    这时候他还能说什么,蔡瑁知道,自己也只能是这么说了。难道说己方荆州军都这样儿了吗,但是,自己是亲眼所见如此啊。自己无奈啊,还不如刘景升其人在的时候呢!
 
    “诺!”众人是齐声应诺,要是没有这一声,蔡瑁还绝对众人都不会说话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刘备在襄阳留下人马之后,便带兵向江陵而来。至于说他留下了谁在襄阳,自然是太史慈,因为太史慈做事,他确实还是很放心的。并且还留下了三千的人马,和太史慈一起,驻守襄阳。徐庶肯定是不能留下,至于说文丑、周仓还有裴元绍他们,说实话,在刘备眼里看来,确实是都不如太史慈。毕竟襄阳是南郡乃至荆州的军事重镇,所以刘备确实是半点儿都不敢怠慢。
 
    至于太史慈武艺不错,但是却不如文丑,所以带着文丑继续出征就够了。而刘备因为太史慈不只是擅长在沙场征战,更是适合守御城池,这点刘备也是清楚,所以就留下了他。
 
    刘备带着近五万的人马到了江陵城外,蔡瑁自然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这个消息。而对他来说,刘备既然要战,那么自己就陪他一战到底。自己就不相信了,凭借在天下都有名的江陵城,难道还阻挡不了刘备的几万人马?不是蔡瑁看不起刘备,而确实是他不认为刘备那几万人马就能破了江陵。再怎么说,江陵那都是天下有名的坚城,比襄阳还要坚固,所以……
 
    只是蔡瑁想得倒是不错,但是事实真就如此吗?江陵是天下坚城没错,但是再坚固的城池,却也并不代表它就不能被攻破。蔡瑁想得还是太过简单,至少他忘了,要说战场上,是瞬息万变,所以什么都有可能发生,那么城池有什么不能被攻破的。
 
    无论是益州的雒县、并州的晋阳、乃至冀州的邺城,哪个不都是和江陵一样,但是最后的结果呢,不都是被攻破了。当然了,刘备军不是凉州军,更不是兖州军。但是荆州军可也不是益州军、更不是并州军、冀州军啊。要说荆州军还确实是不如人家的战力强,这个倒是还是没错的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荆州江夏郡,甘宁最近是为了江东军之事而忧虑,为何如此,因为他和江东军有过节。
 
    在益州,自己当年犯事了,然后逃亡荆州,在长江当起了水贼,人家说得“锦帆賊”就是自己。不过自己却也知道,在长江当水贼,那根本就不是什么长久之计,所以自己是义无反顾地投靠了荆州军,结果变成了如今这样儿。
 
    当年自己在长江当水贼的时候。结识了一个朋友,他正是江夏太守黄祖手下的一员将领,名叫苏飞。苏飞没有因为自己是水贼而看不起自己。而自己当然也不会因为他是朝廷众人,而就放弃和其人做朋友。相反。因为彼此意气相投,可以说是相处得非常不错,关系莫逆。
 
    最后自己是架不住其人的劝说,而且自己也确实是不想再在长江做这水贼了,所以便听了他的话,也为了能给跟随自己的八百弟兄找一条更好的出路,就投靠了荆州军。加入了江夏太守黄祖的帐下。
 
    结果黄祖其人 ,自己实在是太看不上眼了。其人因为自己是水贼出身,所以根本就看不上自己,要不是因为有苏飞在。自己早就杀了他,然后另投他处去了。不过为了不让自己的朋友难做,自己是一忍再忍。可黄祖那厮却是一点儿都不明白,还是什么不好的事儿,都归自己去干。是不用白不用,而苏飞和他谏言了几句,那也是什么用也不顶。
 
    可就在自己要忍无可忍的时候,江东孙策孙伯符带兵杀到了江夏,而那日正好赶上自己有事出门。所以没在。于是黄祖身死,自己却也没能和孙策他们有什么交战。等自己再回到江夏的时候,人家都已经撤兵回江东了。
 
    不过自己回来的时候却是知道了,自己的好友苏飞是身死在了江东军之手,这却是让自己没有想到的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苏飞,自己的好友。虽然自己认为,加入了黄祖帐下之后,自己是一忍再忍,已经算是还了他的情了。但是如今他身死在了江东军的手里,自己就算是不能为他报仇,但是这辈子却也不想加入江东军了。在甘宁看来,虽然是各为其主,但是毕竟自己好友是死在了江东军的手里,所以自己没说一定去报仇,就已经不错了,那还怎么可能加入他们。
 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