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个叫诸葛亮的有那么厉害不过对于自己主公的

作者: admin 分类: 顺发彩票网app登陆 发布时间: 2019-01-29 15:31
  听了自己主公说完后,郭嘉也是点了点头。说实话,他今日这才知道,原来自己主公是因为这个,所以才绕道了。不过那个诸葛亮诸葛孔明是何许人也,既然能让自己主公如此看重。要说自己主公能如此重视之人,那绝对是天下大才,肯定是少有的,看来那个诸葛孔明,就是如此的人才了。
 
    想到这儿,郭嘉是有些遗憾,毕竟有如此人才,却是不能一会,这不是遗憾吗。不过郭嘉也知道,此人也真是像自己主公看重那样儿,是个大才的话,那么早晚也能和其人打交道的。
 
    此时郭嘉对自己主公说道:“主公,既然那诸葛孔明,能让主公如此看重,那么其人肯定绝非一般人能抗衡。主公之意怕是拿下新野,我军损失太大,其实这都可以理解。并且我军还有益州,和荆州相邻,可以说绕了路了,也没什么。只是看主公如此推崇诸葛孔明其人,那么曹孟德要是强攻新野的话……”
 
    郭嘉是没再往下说,后面的话不用再说了,无论是他自己还是马超,可都明白着呢。
 
    不过此时,两人是相视一笑。要是曹操真带兵去新野了,他要是不吃亏了才怪。毕竟曹操那个性格,如今正是他容易中计的时候。因为之前在冀州,哪怕他没有己方占据的郡县多,但是也不得不说,他确实也达到了他之前所想的目标了。所以曹操就算是对此比较满意,而他一得意,不说是忘形吧,但是确实已经是开始飘了,所以他已经很危险了。
 
    曹操这人就是这样,他要是来一场大败,哪怕就是他的错误,他也绝对不会说自己一个不对来,因为当主公的,从来不会错。错的人是属下,而不会是主公,这就是他的想法。但是每当这个时候,虽然曹操不会承认什么,但是他却是会反思自己,知道自己的错误后,就告诫自己,今后不要再犯同样儿的错误了。
 
    所以曹操这个人,除了不会当着属下面认错之外,还是能知错改错的。不过好时候也就那么几日,等他再一路凯旋,或者是意气风发的时候,老毛病还会犯,所以到了那个时候,他基本是听不进别人的劝说,然后一意孤行,最后中了人家的计,再一次导致大败。这就是曹操,那个乱世之奸雄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缓缓说道:“奉孝,如今为了避免我军过多伤亡,所以我是不得不放弃了新野。要是曹孟德亲自带兵去新野的话,那么新野绝对会非常有意思。只是可惜了,如此大好场面,我却是看不到了!”
 
    说着,马超还摇了摇头,那样子是要多遗憾就有多遗憾啊。而郭嘉则说道:“主公,既然主公认为诸葛孔明能让曹孟德吃亏。那么其人要真带兵去攻新野的话,如此对我军可是非常有利啊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想了一下,就点了点头。确实是这么回事儿,毕竟曹操大军被诸葛亮阻挡在了新野,哪怕就算是只有几日,那样对自己也是有好处的。毕竟来荆州的人越少,自己所能得到的好处也就越多,同样的,要是来分利益的人越多,那么到自己这儿了,肯定得到的也是越少了,就是这么个道理啊。
 
    “我倒是希望曹孟德真能如此啊,那样儿的话,对我军来说,好处确实是很多。而诸葛孔明,却是在无意中,帮助了我们大忙!”
 
    郭嘉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,是点了点头。那个诸葛亮要真是如此的话,那就绝对能让曹孟德吃个大亏,而看他们两方想都,“坐山观虎斗”,这个确实也是己方最想看到的
 
    此时郭嘉对马超说道:“主公,虽说那诸葛孔明在主公看来,确实是厉害非常。不过即便如此,嘉以为,却还是应该早对众人说一下为好。毕竟有疑惑的人,肯定不会就只有嘉一个,但是这次主公是什么都没说,大家却也不好问,所以嘉以为,主公还是早些说清楚为好!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点了点头,他明白郭嘉的意思,“奉孝之意是,怕有人对此会有误会?”
 
    “正是,主公对于此事要不早说清楚,那么一定会有人觉得,是不是主公怕了刘玄德了,怕了在新野的那个诸葛亮诸葛孔明了,所以才是不去进攻新野,而选择了绕路。只要主公说明就好,毕竟等到曹孟德吃大亏的时候,众人都会明白主公的良苦用心的!”
 
    “好,一切就如奉孝所说,我明日便和各位一说,奉孝放心便是。”
 
    郭嘉是笑着点了点头,确实自己主公确实还是不错的。虽然有时候很难改变他的一些态度,但是在有时候,他却还是能听人劝说,这个就算是不错了。要是真遇到一个不听人劝的主公,那么自己可真是有的头疼了,不过还算好。
 
    至于自己主公说明日再说,这个郭嘉觉得根本就没有那么着急。所以今日说还是明日说,或者说是后日再说,其实也没什么太大区别。更不用说,是为了这事儿,自己主公再再一次召集所有属下到中军大帐来,这根本就用不到如此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第二日,马超是在战前和众人说了一下,之所以不去进攻新野城的原因。而众人也表示了理解,毕竟自己主公是什么眼力,他们确实还是知道的。他既然说诸葛孔明其人不简单,难对付。那么其人只能比这更厉害,自己主公绝对不会夸大其人。而众人心里也确实惊讶了一下,看着刘备刘玄德其人。在天下诸侯中,算是最弱的一个了。
 
    但却真是没有想到啊。其人不声不响地,就拉到自己帐下两个谋士,一个就是那徐州琅琊人,诸葛亮诸葛孔明,一个连自己主公都如此忌惮的人。至于另外一个,那就是和他一起出征的军师,颍川徐庶徐元直。
 
    最后马超则对众人说道。“以后各位要是带兵和诸葛孔明相遇,那么有底的话,就要小心再小心,要不真就容易中了他之计。如果是没底的话。那么就有多远跑多远吧!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心说至于吗,那个叫诸葛亮的有那么厉害?不过对于自己主公的话,众人也都不敢怠慢。不过也知道,这个情况几乎是不可能了。毕竟一般来说。都是自己主公亲自带兵出征,很少有他人另外再带领一支军队的。当然之前也是有过没错,不过那却是极其少数。
 
    当然了,马超也是如此认为的,不过他却觉得。还是把这事儿先说清楚好,要不真要是遇到了,自己还哪有时间去说这些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诸葛亮的事儿是说完了,算是暂时下告一段落了。而此时就听马超说道:“各位,今日是我军第一次进攻襄阳城,可以说人物不可谓不重,所以还请各位能全力以赴,共同努力,共破襄阳!”
 
    “诺!共同努力,共破襄阳!!”
 
    众人是受了自己主公的感染,也异口同声地喊着,就像是今日一下就能破了襄阳似的。不过谁都知道,这事儿根本就不可能了。别说是一日了,估计十日都不一定破得了人家的襄阳城。众人也知道,襄阳城防不少,而且守御城池的,正是刘玄德帐下的大将,东莱太史慈。
 
    “好,传我军令,全军向襄阳进攻!”
 
    众人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,都是陆续出了大帐,然后点兵向襄阳进发。其实出了大营,没多远就能到襄阳城下了,不过点兵出兵,这些却还都是必不可少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伯瞻!”
 
    “末将在!!”
 
    马岱是高呼应道,马超点了点头,说道:“命你带兵我军士卒,试探进攻襄阳城,不得有误!”
 
    “诺!末将遵令!”
 
    说着,拔出了环首刀,然后便对凉州军士卒说道:“弟兄们,主公有令,全军随我冲锋!”
 
    而凉州军士卒一听到了主将命令,便都奔向了高大而且又坚固非常的襄阳城。说实话,襄阳城的城墙高度绝对是比一般般的城池要高些,之前也听说过有些传言,说是刘表要把治所从江陵迁到襄阳,结果还没等他实施,就病逝了。不过即便如此,襄阳的建设却没有停下来,至少这个城墙的高度,就是依照刘表的命令而进行加高的,而这个倒是早都完成了。
 
    所以马超可以说是幸运的,同样又是不幸的。幸运的是,刘表病逝,他得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大好机会,绝对是不容错过。但是不幸的是,襄阳城池高达,而且坚固非常,绝对是荆州数一数二的坚城。并且因为之前文聘几乎都没用过襄阳的城防,所以那些东西却都便宜刘备一方了,而倒霉的却是己方。
 
   
 
    太史慈看着奔向襄阳城的凉州军士卒,他对己方士卒大喊道:“主公把城池交给了我们,这是对我们的信任,你们说,我们应不应该守住襄阳?”
 
    “应该!应该!”
 
    “好,既然如此,你们都知道该如何组了吧。守住,挡住敌军进攻!!”
 
    说着,太史慈便和士卒加入到了守御城池的战斗中来了。太史慈虽然没太多的守城经验。不过其他经验倒是不少,而守城除了说累之外。其他的倒是还没有那么高得要求。毕竟像郝昭那样儿的守城人才,说实话,整个大汉才有几个啊。所以战斗经验丰富,也不是一点儿用都没有的。毕竟守城不得和人家真刀正真枪去拼吗,而如此靠得还不就是这些。
 
    而太史慈也不得不承认,凉州军的战力是强,但是即便如此。还能如何。毕竟攻城,不是说你战力强,就什么优势都是你的了,根本就没这事儿。而别看自己这边儿人少。而且战力确实是不如人家凉州军。但是己方胜在有城池的优势,并且还有之前文聘留下来的城防,所以太史慈是指挥着己方士卒,把滚木檑石这些东西,像不要钱似的往城下砸。
 
    所以没登上城头的士卒可倒大霉了。不是被砸死就是被砸伤,而真正没死,或者受伤的,那不过就是少数罢了。至于说能登上城头的,那不过就是个别几个而已。不过他们虽然能上来,但是却再也下不去了。至于说再下去的,那也不过就是一具尸体而已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岱是为了躲避滚木,结果是先下了云梯,他也不得不下来,要不就被大圆木给砸到了。而被那玩意碰到,确实是不死也伤啊 ,可真不是一般的可怕。
 
    而此时还没登上云梯的马岱,是突然望向了城头,他是看到了襄阳城守城的主将太史慈。虽然说不是看得那么特别清楚,但是马岱却能感觉得出来,这个太史慈刚才就是在挑衅自己。那意思说得简单,你马岱不是厉害吗,带兵攻城,拿下了不知道多少城池,但是今日就让你们看看,自己守御的襄阳城,是不是你所能攻破的。
 
    不是说太史慈自大自狂,只是他确实有着这些自信。是,己方在人数上,确实是比不过人家凉州军人马多,但是这个重要吗,说实话,不是很重要。己方有劣势没错,但是己方同样也有优势,是不是。所以没有必要去妄自菲薄,信心是不可缺少的,自己主公是如此信任自己,自己一定要守住这襄阳城。哪怕最后实在是守不住,自己也不能让他们凉州军好过。
 
    所以,带着如此想法的太史慈,他指挥其士卒来,哪怕他确实是没什么更多的在城头防御的经验,但是这些不重要了。谁都是从不熟悉到熟悉,都是这么过来的。于是,想到了这么多的太史慈,他是对城下的马岱,露出了一丝神秘的微笑。而马岱虽然是看不太清楚,但是说实话,他却也知道些,太史慈肯定不是什么好表情就是了。
 
    是啊,你能让一个敌人给你什么好表情吗,那不白日做梦吗。至少马岱他绝对不会白日做梦。而太史慈的表情,在他看来,那就是瞧不起己方,是挑衅己方,无声的挑衅。所以他怒了,可不是吗,所谓是“泥人还有三分土性”呢,更何况是他马岱了。别看马岱平时都是笑呵呵的这么一个人,可了解他的都知道,这小子可记仇小气得很啊。所以……
 
    得罪他的人,一般却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。如今的太史慈,也许就要倒霉了。就算今日不会倒霉,但是以后呢,这事儿谁能保证得了。
 
    听着战鼓声和号角声,虽然太史慈也知道,这不是在沙场上两军对垒,但是这次的攻城战,自己虽然对此没太多经验,但是此时此刻却也不得不说,自己是越来越得心应手。人都是从没有经验到有了经验,自己同样,也是如此。想来自己多如此几日,那么经验就都会有了,如此,还怕什么呢?
 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